欧洲中心
新闻公告 首页 > 欧洲中心 > 新闻公告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周弘(转载)


     昨日,记者采访了来青出席第四届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理论研讨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周弘。在她看来,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与国家的综合实力、对世界的贡献以及发展方式的包容度和可取性有着密切联系。从目前来看,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因为中国发展方式的包容度和可取性很强,比如说“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就充分体现了中国方式。 
    记者:您怎么看待国际话语权这个问题? 
    周弘:我们有相当一段时间在讲,我们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但是这要从问题的不同层面去看。虽然我是做欧洲研究的,但是我在做福利外援的时候,曾经到过非洲和亚洲一些比较贫困的国家,发现中国在那里的话语权是很大的。 
    任何国际话语权,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国际政治竞争的结果会体现在国际话语体系上。比如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苏联解体后,西方国家的话语权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持续了5年左右的时间。那时候,他们在除了中国以外的发展中国家推行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的市场上推行扩大市场、缩小政府、推行私有化的结构性调整。但是发展中国家发现,西方国家是以工业资本主义为主要推动力的,没有纳入其体系内的发展中国家都是受害者,他们的经济发展仍然停滞不前。这个时候,中国却在按照自己的路子稳步发展。非洲从埃及、埃塞俄比亚开始,出现了“向东看”的潮流,甚至在中东欧的匈牙利,都流行着在西方挂着旗子,风是从东边吹来的这样的思潮。 
    我说这些,就想表明一个观点,那就是国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还是和国家的综合实力,对世界的贡献有着密切的关系,也与这个国家的发展方式的包容度和可取性有着很密切的关系。 
    记者:中国一直以来都提倡兼容并蓄,也一直强调坚持开放共赢,是不是可以说中国可以为世界提供一种新的发展方式? 
    周弘:我一直有一个观点,那就是中国可以成为世界发展的机遇。 
    中国的当代文明由两个最主要的部分构成,第一个组成部分植根于在数千年间领先于世界农耕文明的精华,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说,这里有中华民族的根和魂。但因长期徘徊于农业文明而遭受先期跨入现代工业文明的西方列强的沉重压迫、野蛮侵略和疯狂掠夺,在国破家亡的危险面前,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优秀代表奋起反抗,并通过对多种西方工业社会治理理念的筛选,引进了代表现代工业社会先进思想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使之与中华传统文明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当代中华文明的第二个组成部分和第二个发展阶段。中国在建设现代化工业社会的道路上,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引下,不断克服基督教工业文明的弊端,在借鉴发达国家经验的过程中扬弃、成长、变革、进步,因此能够在数十年的发展期间跨越了发达国家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发展阶段,形成了与西方已有的那些均势理论、零和游戏逻辑及方式不同的中华民族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升级。 
    为什么说中国可以成为世界发展的机遇?原因有三条:第一条是,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中国走的是一条与西方经验不同的道路,进行的是前无古人的理论探索和制度创新,同时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思想。这样的经历使得中国文化不仅具有特殊性和创造性,也具有包容性。对于和中国有着类似历史经历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中国的发展历程和经验是丰富的,是可供分享的经验和精神财富。第二条是,中国深受强权势力的侵害,坚定地维护主权平等原则、尊重各国的核心利益,坚决地反对恃强凌弱,奉行平等互利,提倡合作共赢,包容多元文化,这些都是有利于国际均衡发展的准则。第三条是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相当于美国的七分之一,排在世界的80位左右,中国还有7000万贫困人口需要通过发展进入小康社会。所以,中国的发展也还“在路上”,也需要与致力于发展的各国同行并进,形成致力于和平发展的世界主流、时代主流。 
    记者:您的意思是,中国完全可以和其他国家一起,实现共赢发展。“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是不是恰恰体现了这种发展共赢的中国方式? 
    周弘:对。“一带一路”充分体现了中国方式,也具体地体现了中国对于人类社会发展贡献的思路。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主张,此后又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设想,形成了“一带一路”战略构想。 
    我认为,“一带一路”的关键在于 “通”。“往来不穷谓之通”,“通”可以整合资源、弥补缺失,“通”可以丰富物资、提升技术,“通”可以联络情感、化解矛盾,“通”可以达到利益共享、命运共担。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提出了“政策沟通”,以加强各国之间的政策协商;“设施联通”,以打通便利货物运输的通道;“贸易畅通”,以惠及“一带一路”沿线数十亿人口;“资金融通”,以提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资金;“民心相通”,以加强沿线国家人民的友好往来和相互理解。这五“通”,使中国的发展与世界的发展共通,形成多方面、多层次、多领域的跨国合作与利益分享,而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也将在这种合作和分享中越来越让人认可并接受。 (转载自《青岛全搜索电子报》)

m_130396.jpg

人物简介 
    周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副主任,西南交大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国际问题研究工作,研究方向为:欧洲福利国家、欧洲社会文化、对外援助。代表作有:《福利的解析——来自欧美的启示》;主要论文有:《社会保障制度的经验及其对我们的启示》、《丹麦社会保障制度——过去、现在和未来》、《欧洲文明溯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