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俄系
特别推荐 首页 > 法俄系 > 特别推荐

就在记忆里画一个猹:记录我的法国生活

就在记忆里画一个猹:记录我的法国生活
作者:马彦卿
        在半梦半醒之际,我意识到我现在正躺在学生公寓的小床上,狭长的天花板渗透出百叶窗的光影。这里是里昂。干燥的山风轻轻拂过我的面颊。
        从四个月前到达里昂后我就在一直寻找一种真实感,一种介于多种语言、文化习惯之间的平衡感。而就在2015上半年,我还在为法语专业四级和TCF考试周旋于各类复习题之中,直到我被告知成为法国里昂二大的交换生,在很多繁琐的申请确认程序过后,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等来法国留学签证。
        里昂的机场叫圣艾克絮佩里,就是《小王子》的作者,里昂是他的故乡。这个命名很法国,法国人就是习惯不断重现某种永恒的精神,并在现实生活的各方面把它具象化,比如一个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纪念革命,一座圣母院传承信仰,一间咖啡馆渲染文学的韵味。但现代社会的法则并不都是为理想化的精神生活而服务的,要适应法国社会就得适应他们的现代利益计算方式,法国人看重私有区域和私有财产所属权,在公共场合大家也相互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间。在不冒犯他人的前提下,法国人鼓励差异和个性的存在。
        里昂,古罗马时期高卢首府,是法国一大工业城市,从古代中西方丝绸之路开始,它就依靠罗讷河和索恩河交汇处良好的交通位置,不断积累工业历史,同时也是沟通阿尔卑斯地区和地中海的大门。它的整个城区都被纳入联合国世界人文遗产,坐索道前往富维耶山上的圣母院和古罗马剧院,静谧的石子路窸窣着古高卢的回声,从山顶眺望老里昂城区,砖红屋顶散射出温暖的阳光,有点那么的不真实。
我落脚的学生公寓在索恩河西岸的小山上,靠近一片古老的教区。我的邻居大多是国际学生,有巴西的,西班牙的,克罗地亚的,韩国的,刚果的,摩洛哥的,等等,每到饭点,大家就挤在公共厨房里拼厨艺。不过我觉得我给中华美食丢脸了。
       入乡随俗,学着法国人说声您好,无论是坐公交车,在超市结账,商场购物,办理手续,一声您好,或平淡,或热情;品尝法国特有的羊角面包、法棍,以及种类繁多的奶酪;在课间休息时买一小杯espresso或一杯热可可提神;适应法国人的预约文化,申请公寓要预约,开学会议要预约,看病要预约,体检要预约,办银行卡要预约,虽然为了办一张银行卡跑四次银行的效率在中国简直无法想象;然而教室外法国学生的聚众抽烟和大街上的乱闯红灯我学不来。
       四个月的法国大学体验快速的惊人,在欧洲游玩了一阵后,现在的我正准备着期末考试。考试结束后第二学期也将马上开始。里昂二大的选课给与了学生充分的自由,老师与学生的有很多课堂交流和邮件交流。同时学生也需要很大的自觉性和积极的学习方式,不然快节奏的讲课很难消化。总之,我很享受这样一个舒适的学习环境。
但今年11月发生的巴黎恐袭让全法国人都为之震惊和悲痛,二大还不时发出疏散警报,我也推迟了去巴黎的计划。个人的力量在巨大的政治漩涡里总是略显单薄无力,谁也无法为所谓的政治正确进行正名,如果有一种文明开始被另一种文化震动,往往这种文明的内部已经潜在了部分的病变。我只希望向善的人能一直保持初心,不断收获希望和欣慰。
       临近中国春节,我去中餐馆和火锅店的次数也多了起来,里昂虽然被称为法国的美食之都,但跟中国比起来,显然差了几千年的火候。
       空下来的时候总会想念我的故乡,那个四处都刻有鲁迅符号的小城。然而成长总是伴随着一些分离和疏远,但愿我脑海中关于每个城市、每块土地的记忆都是独一无二而且闪闪发光。
                                                  2015年12月27日  里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