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之家
教工风采 首页 > 职工之家 > 教工风采

王焰老师喜获西南交大工会征文“我的年味印象”一等奖

 外国语学院工会推荐的我工会会员王焰老师的征文“我的年味印象”在西南交大工会举办的书香年味活动中喜获一等奖,特此祝贺!希望更多的老师能够参加工会各项活动,4月份还有相关的读书活动,也请大家积极参与哟。

附:王焰老师的征文“我的年味印象”


*一只边牧小犬的2015春节*

 
 
2014年五月,我出生在成都盛威犬业的狗场里,还没来得及享受和兄弟姐妹们围在妈妈身边的日子,就在炎热的七月被一个小姐姐买走。可是生性顽皮淘气、精力充沛的我在她家才待了十天就被百般嫌弃地送给了现在的主人。当时妈妈列出十五条原因拒绝接收我,可先是抵御不了姐姐和爸爸的情感夹攻,然后更是在我那期期艾艾的目光和淘气精灵的萌宠脸的轮番攻击下败得一塌糊涂,很快从了我们三个。于是,我有了一个安定的、温暖的、欢快的、包容的家。

前段时间姐姐准备期末考试,我的“家庭高质量时间(quality time)”就减少了很多,为了不打扰姐姐,我拼命拼命地压抑着我的热情和我的期待。哈哈,现在终于熬过去了,过年了!靠嗅觉认识世界的我可要好好嗅嗅我的第一个年到底是什么味哦!
 
年味,首先当然是美食的味道。妈妈和外婆出去的次数比以前多了,每次她们拖着小购物车出门,我就乖乖地坐进笼子,闭上眼睛憧憬着她们两小时后带回来的那些好闻的、好看的、好吃的东西!门开了,她们把大包小包的食品塑料袋连带着悦耳的塑料袋摩擦声一并放在餐桌上,啊!我的眼睛快要蹦出眼眶,心脏也快要跳出喉咙了!笼门一开,我即刻奋不顾身地奔到餐桌前,踮起后脚,前腿扒着桌沿,将脖子伸长到了极限,一样样贪婪地品闻着,只恨自己没有长上两个、三个鼻子。各种香香的气味挣脱包装的束缚,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嗅觉,我不由自主地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液,把妈妈逗得哈哈大笑,赶紧奖励我一两样美食。最近,妈妈和姐姐还总是对着电脑叽里咕噜地商量着,然后敲敲键盘,过几天家里就又多出了一盒巧克力、一桶爆米花、一包鸡仔饼……据说是在淘宝上买的。我也想上淘宝,我要买几根大大的海藻味骨头、牛肉条,要不,再买两个叫叫球来磨磨我那痒痒牙……对我这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狗而言,小姨主厨的年夜饭才让我大开眼界:老鸭汤、香肠腊肉、香辣鱼、八宝饭、蒜苗板筋、辣子鸡、香酥鸭、豆腐元子、折耳根……外婆让我这只好吃嘴全都尝了个遍。以后只要想到年夜饭,我做梦都会流着口水笑醒过来。
 
年味,然后就是陪伴的味道。平时我和外婆在家的时间很多,外婆不太习惯我的热情和我的淘气,但她总是定时给我加食,还把菜菜拌在我的狗粮里,让我吃得美美的。现在一家人都在家了,在妈妈和姐姐的宠爱和抚摸下,我时时情绪飞扬;爸爸则与我激情对抗,训练我接飞盘,我也喜欢时不时来点这样的小刺激;我最喜欢小姨,每次她来我都会洒一点“激动尿”,然后就无休无止地扑闹她,反正,她最拿我的放肆没辙。当他们因为看书学习顾不上我时,我也有办法不让自己寂寞。我会把脑袋搁在他们的腿上撒娇,或用叫叫球逗他们来抢夺,要不就哼哼唧唧地坐在旁边,实在不奏效,我就“汪汪”两声唬唬他们,耍耍汪星人的威风。晚上我总是独霸客厅,在自己舒适的窝窝里安睡,我那准确敏锐的生物钟总在清晨六点把我叫醒,我十分舒展地伸了一个妈妈艳羡不已的狗式懒腰,然后踱到飘窗台上去居高临下地检阅一下二环高架上的交通状况,之后就下巴贴地地趴在两间卧室的门口,绝对不会错过每一位起床的主人,一定要给他们热烈的拥抱,隆重地传递出“一夜未见,如隔三秋”的情感,而主人们这几天也有时间和我磨磨唧唧地玩闹好一会儿呢。
 
年味,还是远客的味道。那天早上姐姐以勇士的气度一个人出门,说要坐BRT转地铁到火车东站去接人。呜呜,她不带妈妈就算了,怎么连我也不带呢?后来妈妈给我套上狗绳,我丢下怨念,激动得不能自已,我居然可以大白天到禁狗的校园里溜达了?才下了楼,远远看见姐姐,我猛拽着妈妈奔扑过去,前爪还没挨到姐姐,就看到了姐姐的同伴,于是中途迅即转身将前爪落在被叫做“朗儿”的小姐姐身上,马上就收获了一个大大的、惊喜的拥抱。姐姐夸我好客,懂得先要和客人打招呼的礼数。是吗?好,我继续发扬,扑站着热情地又去拥抱“舅舅”,他毫不顾忌我跑脏了的爪子,使劲摩挲我的脑袋和脖子,我在他身上嗅到了属狗的人特有的友好气味;接着,“舅妈”也以同样的热情大方回应了我。从那天开始,我们的年里增加了三位远方的客人,年味里多了几道人影和几多欢声笑语。 
 
年味,还有一股怪怪的医院的气味。舅舅一家来的当天中午,阳光明媚,外婆突然发冷发抖,一家人都忙乱起来,给外婆加衣服、加被子、熬姜汤、烧水泡脚、买退烧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外婆却又开始发烧,40.1度!我刚开始一直在边上转来转去,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发现自己帮不上忙,只能静静地趴在地板上,担忧地时不时瞅瞅外婆紧闭的眼和大家紧张的脸,一向坚强的外婆发出时断时续的呻吟声,我听着也难过起来。后来,大人们手忙脚乱地把外婆送去医院急诊科就诊,我和两个姐姐焦躁不安地在家里从下午4点等到晚上1点才把大家盼回家(好奇怪,我第一次有了肚子饿也没有心思吃饭、眼皮重也没有办法睡觉的感觉)。原来外婆患了急性肾盂肾炎,需要连续输液五天,每次四、五个小时。之后,爸爸每天开车接送外婆和陪护的人,他们回家时总带来一股淡淡的医院的气味,我不喜欢,但慢慢地,看着外婆一天天好起来,我也就接受了这种怪气味。只要大家好,我也好!
 
妈妈和外婆总说今年才叫过年,虽然没有爆竹声声和礼花朵朵,但一家人守在一起,相亲相爱,这就是我们家的年味。